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重口味女友【完】(作者:不详)

我的重口味女友【完】(作者:不详)

一切的麻烦都是由此开始的。照着马晓骁的话,我吻着她的屁股,准确的说是屁眼儿,她让

  我张开嘴,然后向我嘴里放了个屁。这似乎是我所知道最长,最响,最臭的屁,不幸的是我

  的嘴被塞得满满的。在我窒息的时候,她笑着站起来。“嗨,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愤怒的喊道。

  “我想干啥就干啥!”马晓骁傲慢的调侃,低头看着我,脸上挂着放肆的笑容。“记着,这是个

  约定。你输了,就得听我的!”她的笑容更灿烂了。我不得不承认她站在我面前绝对靓丽。完

  美的臀部,晶亮的眼睛,秀美的嘴唇和整齐洁白的牙齿使她看上去向个模特。只是感觉上略

  有不同。

  “味道怎么样?”马晓骁嘲笑着问:“一边吻着我的屁眼,一边告诉我…”大家一定奇怪我为

  什么这么倒霉。一切都是因为强手棋!你不信?好吧,我就从头说起。马晓骁和我是初中同学

  .新宿舍楼刚收拾好,东扇住女生,西扇为男生宿舍。大家进出都走同一个大门。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反应与所有正常的男人一样,我呆了。她漂亮极了,我从未见过如此

  诱人的身材,并且还有这样美的容貌。长长的黑发,闪烁的黑眸,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这种

  惊人的美让人们觉得高不可攀。人们通常不会恼火如此漂亮,就算是她拿

  水枪射你一身。不过当她射到我时,我则夺过来很不客气的回敬了她。就象摔交游戏,我们

  俩你挣我夺,虽然浑身尽湿,却也成了好朋友。那年的秋天过得很快,方眉经常到我的宿舍

  玩儿,偶尔干出些偷我课本,情书一类的恶作剧来。

  尽管她是那么抢眼,我却从未有什么轻薄之想。当然有好多机会我都可以有所行动。如

  果马晓骁对我没有好感,她是不会这样做的,但同时她也没有鼓励暗示我什么。有一次我去找她

  玩儿,一直聊到下半夜,她叫我别走了,就睡在她那里。我们挤在一张床上。那晚我始终没

  睡着,下身一直挺着。我想如果她知道这一切,肯定不会再理我了。我们都有各自的恋人,

  从没想过约会的事。过了秋天,期末考试就临近了,我们已成为了好朋友。新的学期开始了,

  那是个阳春季节,我收到女友的来信,说她跟她们学校的什么人好上了。就象春暖便会花开

  一般自然,这样的结局我早已想到。我很清楚我并不是疯狂恋爱的人,但我们毕竟好了两年

  多,这使我非常沮丧。没过几天马晓骁的爱情故事也走到了尽头。

  我们俩各自放单,有人进而猜测我俩正在拍拖。其实什么也没发生,不过我们倒越来越

  喜欢讨论性话题了,或者说更近似于调情。母亲节就快到了,宿舍楼里的大多数人都回家了。这

  个周末显得很冷清。雨下了一整天,虽是五月,也还颇有寒意。我和马晓骁一同温习各自的功

  课,打发这个阴雨的星期五。枯燥的生物学和艺术史令我们很快就晕头转向,不得不停下来

  找些闲事做做。马晓骁翻弄我的衣橱,找到一副强手棋。她如获至宝,“哇,这玩意儿我从小

  就没玩儿过。我们玩儿这个吧!”

  “好吧,不过你得准备让我踢你屁股。”

  我们铺上棋盘,摆好筹码,我要看看马晓骁下得到底怎么样。不过我很快发现她根本就是个新

  手,完全没有战略可言。已经是后半夜三点钟了,她总共输了五局,离开之前约好明天再战。

  我起床时已经是中午了,稍事休整马晓骁又央告我陪她下棋。重开战局,我开始教她些技巧,

  战略什么的。她很聪明,很快便学得中规中矩的。当她逐渐熟练的以后,又开始说些无聊的

  话题。下到吃晚饭的时候,她又输了三盘。

  晚饭后我又赢了她一盘,我感到真的有点累了。马晓骁坐在我床边,显得容光焕发,穿着汗浸

  的衬裤,法兰绒的衬衫,长长的黑发垂到肩头。我从没见过她这么漂亮。其实她根本没穿胸

  罩,我想她是故意向我走漏春光。她忽地撩起衬衫,露出乳房,笑道:“我没穿什么内衣,

  小子。”

  “啊!快放下来,马晓骁。以后先给我个提示,我会受不了的。”我笑着,把手放在心口

  上,好象胸口受了剧烈一击。

  她嫣然一瞥,捻住衣襟又撩了一下。我俩忍俊不禁,放声大笑。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孩

  子,她简直太酷了。

  “喂,你真以为你罩得住吗?”

  “我跟你说过,小心屁股挨揍,你就是不听。”她脸上闪过一丝愠色,“好吧,我还想

  再被踢几脚。我们赌一盘,最后一盘。”

  “你准备输第九次?”   “是的,我是说我们赌一把你赢不了第十次。”

  “好啊,怎么赌?”

  “我想让人亲我屁股。”她说,“失败者必须为胜利者做一切事。我是说一切!”

  “一切?”我满怀疑虑,几乎不相信我的耳朵,“无论什么?如果我要脱衣服呢?”

  “我会的,”她打断我,“就算要我和你做爱我也不反悔。”

  “天哪,我会好好修理你的,马晓骁。”

  “不。”她一面重新布置棋局,一面平静的说着,好象说给自己听:“你将亲我的屁

  股。”她面沉似水,我感到内心一颤。为了掩饰我的失态,我又问了一遍:“我想干啥就干

  啥?”废话,我已经说了如果我赢了,我可以和她做爱。我还能做些别的吗?我想不出。

  “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为期24小时,从今夜零点到明天午夜。”

  “其中包括我要你帮我做家务,写物理作业吗?”

  “如果这就你全部的想象力,好吧,随便。”似乎她并不喜欢我做这些,但如果她赢了,她

  将会我要做什么呢?

  准备就绪后,我们开始下棋。我感到有些紧张,或许处于这,下棋时我废话连篇。我努力想

  使她出局,告诉她如果我赢了我将让她做的各种事情。但她只是回答说我赢不了,也猜不到

  她究竟要我做些什么。她头脑极为冷静,与白天判若两人。这是一个真正的对手。局势越来

  越扑朔迷离,虽然离胜利很远,不过我已明显占了上风。我很好奇如果她赢了将会让我做什

  么,我甚至手下留情避免她出局。她到从未放弃接受我的慷慨。

  棋局继续进行,有趣的事发生了。她停止攻击我的领地。尽管她只有几块小地盘。我买

  下她最大的地盘,但也耗尽我所有现金。我那出交换卡想用南京路与她交换一部分现金暂时

  周转,她却向我提出了一个极为苛刻的条件。我被迫买掉我所有的酒店和近一半的物业。

  这场赌局已成为生死之战了。我惨淡经营,却已无力回天。她从失败中总结了大量经验。最

  后的较量仅用了半个小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无情,或许她知道她已没有退路。

  还债的时刻到了。现在是12点差一刻,马晓骁依然沉浸在欢乐当中,我却紧张的揣摸她究竟

  在想些什么。“

  我决不给你打扫房间。”我直觉的保护自己。“别担心,这决不是我想要的。”谈话

  一直进行到石英钟指向12点钟。  “嘿嘿,看看钟,我想时间到了。”

  “好吧,好吧。”我真的有些紧张了,“你要我做什么?”

  “呵,首先你得改变语气,”她说,“用敬语对我说话。-最大限度的尊敬!我是胜利

  者,而你,只是个失败者。”她笑得很甜,“我要你马上滚下床去。”

  “这是我的床,我不起来!”

  “哈,你会起来的。”她又说,“除非你打算破坏我们的的约定。如果你违约,我告诉

  你,我再也不跟你说话了。”此时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喂,你是认真的。”我说。但她依旧冷若冰霜。我静悄悄地离开了我的床。

  “这就对了,”她说,“你赢了我9次,然后跟我打赌。以后的24小时里我可以要你做任

  何事,知道吗?”

  “是,”我答道。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屈服感,好象把我的一切都交给她了。

  “好的,给我跪下。”她坐在床边,两只脚悬着一荡一荡的。我跪在她面前,“现在你把脸

  伸过来,吻我的脚。”我凑过去,吻了她的一个脚趾。她穿着一双尼龙短袜,袜子里散发的

  脚臭混着我内心深深的屈辱使我震颤,同时产生出一个我从未想象的反应。我强烈持久而喷

  薄的勃起了。

  “这不是我的脚。”她轻声责骂。

  我脱下她的袜子,轻吻她大脚趾。我下体膨胀着。“接着吻,”看到我停下来,她催促着。我

  不晓得她是否知道的震颤,我一遍又一遍的吻她的脚趾头。我发现我下意识的闻她的脚臭。我

  被彻底唤起了,我发现了我内心深藏的恋足意识或者还有其他。

  “这就对了,”她说,“失败者就应该跪下吻胜利者的脚。”马晓骁抬起脚,用脚趾塞住我的

  鼻子。“闻我的脚,我手下败将,吻我的脚心。”我照做,在木地板上跪了一会儿,我的膝

  盖开始疼了。她的脚的确很臭,我想她今天肯定没洗。

  我抬头看看她。四目相对,她笑了,“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我还没洗脚呢。把脚放

  在你脸上实在太有趣了。”她的脚挪动了一下,摁在我嘴唇上。“你知道吗,”她调侃道,“

  看到你卑下的请求我允许你舔我的脚趾逢,我将非常高兴的。”我惊呆了,眼睛睁的大大的。她

  笑了,“说:`我能舔掉您脚趾逢里的泥吗?‘因为您是赢家,我是输家,舔您的脚丫泥是

  我无上的光荣。”

  我重复着她教的话,但她的脚趾挡住我的嘴,我说不清楚。马晓骁把脚挪开,问:“最后

  一段是什么?”“我是彻底的输家。”她笑着又伸脚过来,“是的,你就是。”我开始细细

  的舔她脚趾,她则惬意的斜倚在我床上。她脚上的味道并不太糟糕,只是过于强烈,真正使

  我震动的是那种完全屈辱的感觉。

  “现在我无所谓了,可你从不对我说一句话,或做些什么到真的伤了我的自信心。你让我觉

  得我是值得一看却不值交往。”我打断她:“我想是因为你太好看了。”

  我是说-输家奴隶,给我闭嘴。“我们俩都觉得有些可笑。她继续:”你可以更进

  一步了,吻我的屁股!不过不要胡思乱想,你吻我时,你就是我的奴隶。你做的一切全是为

  了我。而不是为你自己。吻我的脚,告诉我你得到吻我屁股的许可时有多高兴。“

  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这个我八个月来引为知己的女孩儿,有着我做梦都想不到的另一

  面。太惊人了!我吻遍她脚的每一寸,又把她另一只袜子脱下来,同样的小心伺候。

  ”不错的小奴才。“她说道,”可我还没听到你谢谢我赏你的殊荣。“”谢谢马晓骁主子的赏

  赐!“我用卑*的声音答道。”你马上就能吻我的屁股了,我想知道你服侍我时的感觉。“

  ”我感到这是我一生最荣幸的事,女主人。“

  ”这里,我的屁股,小奴才。“她说着反过身,趴在我床上,”你本不配这样,可是我还是

  要你吻。“她穿着一件汗浸的衬裤,勾勒出浑圆坚实的臀部。我爬上床,跪在她两腿间,低

  下头吻她的右臀。”不许停!“我又吻了她的左臀。上下左右我不停的吻。如此坚实质感,

  我几乎要射了。这时她弓起腰,把屁股撅起来,然后脱掉了衬裤。我不赶相信我的幸运,她

  依然穿着法兰绒衬衫和贴身内裤。”我以为你没穿内衣呢。“我调笑她。”你将为此付出代

  价的。“她警告我,”亲我的屁股,快点!“她把屁股抬的更高,”让我看看你是什么样的

  舔屁虫。小奴才。“我不知到怎么办,只是照她的话去做。我把手放在她的两臀上,把脸紧

  贴在她两臀间。和她的脚一样,她的屁股也很臭,显然她今天没冲凉还。这使得我潜意识的

  要把她推开。”闻它,闻我的屁眼!输家“我将鼻子埋进她的屁股沟,深深吸了一口。我清

  楚的闻到她下体和屁股的不同味道。她的yin唇湿湿的,屁眼中满是污秽和汗津。吸闻她最

  最私人化的气味令我感到极度卑曲和下作。”味道如何?“她咯咯笑着,嘲弄我,”闻起来

  是不是,脏吗?“

  她脱下内裤时我就知道她很脏,因为气味太大。猛的我想起生物课上我们讨论过鼻子工

  作的理化原理,那就是你闻到的气味是被闻物质的微小分子扩散进入空气,并传入鼻孔,刺

  激味觉细胞,产生你对气味的感觉。也就是说我刚刚闻到的是她的粪便!我吸了它,事实上

  从微观上讲,她的屎还在我的鼻孔里。我并没有完全震慑,反而觉得有种奇怪的情欲。

  她似乎知道我想些什么,”亲我的屁眼儿。“我顿了一下。”我是认真的。“她说,”就象

  你绝对喜欢这味道一样的亲它。“我仿佛在梦中,一个我不想这样做,而另个我却觉得莫名

  的冲动。我想到她肛门里的粪便,想着我把嘴唇贴过去,嘴唇上会抹上薄薄一层她个人的排

  泄物。我看着马晓骁的屁眼,温热,潮湿,散发着浓烈气味。紧接着我开始闻起来,我把嘴唇紧

  贴着她的肛门,热切的闻吸着。我真的爱上了她屁眼的味道,我还想这么大味道得多脏啊,

  恐怕不止一点屎而已。

  ”给我张开嘴。“她说着便坐在我脸上。我的鼻子深埋在她屁股沟里,我闻着更臭了。”

  一直张着,不许动。“她命令。我已经眩晕了,时间也慢了下来。我张开的嘴正好封住她的

  屁眼。这时她放屁了。长而响亮,潮湿恶臭填满我的心胸。刹那间,毫无尊严的感觉迫使我

  向后一退,”啊!“她笑了,把我按回去,叫我一边亲她的屁股,一边讲述她的屁有多好闻。可

  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她的屁老实讲,就是屎的味道,但是我却偏偏喜欢!正因为象屎,我才

  觉得从没象现在这样下*的,这引出了深藏我内心从不明了的东西。我太喜欢这种被漂亮女人

  统治,占有,羞辱的感觉了。或许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会如此相信她。我对她说,她的

  屁真好闻,告诉她可以随时对我嘴里放屁。听起来实在下*,我们俩都险些想笑。我开始品尝

  她的屁眼,告诉她我想知道她脏屁眼的味道。

  她的屁眼有些苦,还有点咸。”告诉我你究竟有多喜欢脏屁眼。“说到”脏“时,她咯

  咯笑了。”说真的,“我回答,颤抖着说:”我觉得不全是脏,准确的说是屎一样。“

  ”你在尝我的屎吗?“她一字一句的说,特别是最后的屎字。”你知道,“她用同样的语气,

  慢慢说:”我有个隐私,我常幻想拥有个完全的奴隶。一个可为我做任何事的奴才。我可以

  随意虐待他,他只听我的吩咐,无论那有多野蛮,下*……“她微笑着,”我可不是那种

  妖女,在我的幻想中,他应该自觉的羞辱他自己。越是恶心,他越喜欢,他必须不断的贬损

  自己来抬高我。我从不打他或逼迫他。“

  ”真不敢相信我会全告诉你,没人知道这些。我曾经想告诉我男朋友,可你知道吗,我叫他

  亲我屁股,他拒绝了。这才是我们分手的原因。“我们俩到是一拍即和,我不为什么,但我

  的确喜欢这样。

  ”对了,我忘记说说这个幻想的结局,这老是让我心潮澎湃……“她说,”经过几个

  小时的羞辱,我也倦了,我蹲在奴隶的脸上…“

  我鼓励她说下去。”天哪,对人说这个,“她说,”好吧,我不知道怎么说,你看他就

  喜欢为我作践他自己。我低头看着他,他张开了嘴。“她有些犹豫,然后脱口而出:”他吃

  我的屎。“

  我被搞晕了。她接着说,”他吃完后还要把我屁眼舔干净!“

  我脑海空空,惟有拼命舔她屁股和下体。很快她就高潮了。我舔净她津液,她微笑着说,”

  你真是个天生的舔屁虫!“

  短暂的休息后,她调侃道:”不过,如果我真拉屎的话,你怎么办?你不会让我这样漂

  亮的女孩子真的穿上衣服走到洗手间去吧?你会伺候我吗?我值得这样做吗?这是不是你的

  光荣呢?好好想想……“想着可能发生的事情,一股无以名状的热流席卷全身,我无法回

  答。她几乎害羞的说,”我现在就想了……“我大脑飞转,十字关头呀!如果我让这个女孩

  这么干了,那一切就改变了。她突然仰起头,”你知道吗,我赌赢了,是吧?所以,如果我

  叫你去吃屎,你就得吃!“

  看着她脸上野性而放荡的笑容,我完全屈服了。她蹲下来,透过长长的秀发,看见她的秀肩,

  玉背。她的臀部微张,屎的前端露出来,跟着迅速滑出。弥漫的恶臭令人极度兴 奋。她收紧

  肛门,让屎落在我脸上。我忘了张嘴,第一坨落在我鼻尖和嘴唇。我听见她笑骂,”吃呀,

  吃我的屎!“我张开嘴,舔了一下,屈辱下*的滋味比粪便本身要可怕的多。她由拉出第二团,

  这次直接落入我嘴里。我们慢慢咀嚼。真是另类的经历,我思量这一切,这不是谁的幻想,

  我真的在吃马晓骁的屎。屎的味道有多强烈我不知道,但我全都吃了。她让我把脸擦干净,坐

  在我脸上,叫我用舌头擦净她的屁眼,嘲弄我说,”就这样,舔净在你嘴里拉屎的人的屁股。“

  我在短裤里狂烈的射了。她也泄了,然后转回头叫我舔她阴*,让她再泄一次。在我舔的

  时候,她尿在我脸上和嘴里。我彻底成了她的奴隶。就在这一天里,她在我嘴里尿了五次还

  拉了两次屎。

  如今马晓骁是我全职女友,不过是一种奇特关系,与其说是朋友到不如说是奴隶。她经常

  叫我吃她的屎,她乐于如此,也知道除我之外没人会真的让她这么做。她喜欢看我乞求。她

  想拉屎的时候,就脱掉内裤或衬裙,坐回沙发上,叫我跪在她面前,一遍遍舔她的脚,用最

  卑*的声音乞求做她的马桶。一旦我作践自己的行为令她满意,她就会斜躺下来,岔开腿让我

  舔她下体,直到她高潮泄在我嘴里。惟有此时我才能舔她的屁眼。她说她特喜欢看我哀求要

  吃她屎。她经常说被人舔屁眼是很放松的事。当她向我嘴里放屁时,她就快要来了。她总是

  先拉一点在我舌尖,让我舔掉,就象狗一样。我尝到屎味儿后,才用嘴包住她的屁眼,让她

  直接拉到我嘴里。嘴里填满了就开始吃,屎的臭味是难以想象的,有时我来不及咽下,她就

  拉在我脸上,她特别喜欢这样。有几次我实在受不了,她一连几天不拉屎,突然一拉,可谓

  臭入骨髓。她看着我的样子兴奋极了,不过我从来也不真正抱怨。我们在一起时她从不用马

  桶撒尿。而且她也从没有卫生纸,一切都是我的舌头和嘴巴。她用”卫生纸“做好多事,象

  是吐痰,擤鼻涕,甚至来例假都用我这活卫生纸。

  马晓骁是个很有想象力的女主人,她不断发明新方法来虐待我。有时在我宿舍吃晚饭,她

  会突然爬上餐桌,尿在我碗里,然后逼着我吃下去。有一次她命令我吃掉她盥洗室地板上的

  屎尿。要不就命我把抽水马桶里的屎用嘴衔出来吃掉。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得用舌头和牙刷

  为她清洗马桶。

  事情越发糟糕,她经常讲述”正常“的性,告诉我吮舔男人*茎的美妙感觉。有天马晓骁带

  个男人到我房间,并命我藏在衣橱里看她们在我床上做爱。他们做了一切,男人泄在她嘴里,

  下体,屁眼。这还不是最参的,第二天一大早,马晓骁还让我舔净她下体,屁眼里男人的津液。随

  后她就会在我嘴里拉屎。这时我嘴里马晓骁的大便和那个男人精液混杂在一起,这就是马晓骁主

  子赏赐我的特殊早餐。

  越是这样,我越是喜欢。而她也同样如此,一直下去,永无尽头……


欢迎来到AV之家视频,AV视频,AV电影,AV在线,日本AV,无码AV视频,AV之家最新地址
Powered by 【AV之家】 联络我们:avhomecom@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