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之家AV网站
4.23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花团锦簇】(06下)作者:凤隼
【花团锦簇】(06下)作者:凤隼

提示:您正在观看的内容由AV之家AV网站发布更新 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 www.avhome1.com

字数:53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环环相扣 下

  宿舍的灯光一直到凌晨五点才熄灭,张文海早早就睡下了,他准备第二天去找贺婉欣聊聊楚冰的事。回国这些天来,张文海几乎没做过体育锻炼,这让他感觉很不好,学校里有现成的塑胶跑道,他正好可以利用。早上张文海正在跑道上做蛙跳,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

  「真有闲工夫啊。」贺婉欣直接拦住了张文海,「陪我逛个街吧,顺便给你买身衣服。」

  贺婉欣上身是黑色低领打底衫,外套了一件西瓜红的披肩,下身则是及膝的深灰色窄裙,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小包,脚踩一双普通的白色休闲鞋。

  「你这个包挺好看的。」张文海说道,「感觉你提着大小正合适。」

  「你不认识这个牌子吗?」贺婉欣把包上的一排字母展示给张文海,「这是纪梵希,不过是高仿的,正品只有我谈生意时才会拿。」

  「既然有真包,怎么不背?」

  「要你管。」贺婉欣翻了一个白眼,「我那个正品包是红色的,感觉和衣服冲突了。」

  「再买个黑的不就行了,反正对你来说也没多贵。」

  「我很节俭的。」贺婉欣说道,「有两三个好包和配套的衣服,正式场合穿一穿就行了。」

  张文海问道:「你刚才说要给我买衣服?」

  「当然了,你现在可是广益女校的门面,不能穿得太寒酸。」贺婉欣说道,「马上到秋天了,学校要招一批新生,你的形象很重要。」

  贺婉欣突然想起张文海的为人,立刻补充道:「先说好,你可不许打她们的主意,说不定当中还有未成年人呢。」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大色狼吗?」张文海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像我一见到女人就想弄上床似的。」

  「难道不是吗?」贺婉欣说道,「你刚来不到一周,就搞上了四个女人,竟然还大言不惭地想追我。」

  「我怎么觉得我成功率还挺高的?」张文海说道,「你要真不想见我,开除我可以达成目的,但你并没有这么做。」

  「去死吧你!」贺婉欣扭过头说道,「不用你陪我了,我自己去。」

  张文海绕开贺婉欣,继续做起了蛙跳。

  「站住!」贺婉欣都不知道自己该是一个什么情绪,「我约你逛街,你不是应该欣喜若狂吗?怎么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就是约我上床我都不会欣喜若狂的。」

  「混蛋!大色狼!三句话不离那点破事儿!」贺婉欣俏脸涨得通红,「你到底跟不跟我去?」

  「去,当然去。」张文海说道,「你是因为我右手才受的伤,理所当然该我帮你提东西。」

  「我就是没受伤,你也得帮我提东西,谁让你想追我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要是她们四个女生也逛街,我该帮谁提呢?」

  「你……」贺婉欣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能不提她们吗?」

  「行是行,不过你们早晚要见面呀。」张文海说道,「要想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这些小事情必须要提前考虑好。」

  「混蛋!混蛋!混蛋!」贺婉欣用力踢向张文海,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好吧,不提她们几个。」张文海说道,「我问你个问题,你可不许再生气了。」

  「什么问题?」

  「你爸真的是突发脑溢血死亡的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就说是或者不是。」

  「是。」贺婉欣说道,「他很早以前就查出动脉瘤了,医生说是连续熬夜工作导致了动脉瘤破裂。」

  「那你们为什么要在三年后才举行葬礼?」

  「因为我接手广益的时候才二十岁……」

  「我要听实话。」张文海打断了她,「根据我在网上查到的资料,你们举行葬礼之前,广益集团突然开始大规模裁员,当时一共裁撤了七十个人。」

  「公司裁员很正常的吧……」贺婉欣不敢和张文海有目光接触。

  「是,一般的裁员很正常。」张文海说道,「可你们裁完人之后立刻又开始招聘,而且职位几乎与被裁掉的人一模一样。」

  「这又能说明什么?」

  「说明你并非真的想裁员,而是在清洗。」张文海说道,「我在应聘保安的时候就猜到了商业间谍的事,恐怕两年前的裁员情况差不多。」

  「这都是你的猜测,并没有证据。」

  「你是要跟我玩法庭辩论吗?」张文海说道,「如果这里面的秘密不能让我知道,你就干脆明说,如果可以让我知道,你最好一五一十全告诉我。」

  「我……」贺婉欣犹豫了很久,「你为什么对我爸的死这么感兴趣?」
  「因为他是被人害死的。」张文海说道,「我不希望你也被人害死,所以必须调查清楚。」

  「对不起,我……」

  「你怕我也是他们的人,是吗?」张文海说道,「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但你同样也不能对别人说,知道吗?」

  「对不起。」贺婉欣再次道歉,「我不应该怀疑你。」

  「怀疑我是正确的选择。」张文海说道,「在这种局面下,怀疑能给你带来安全。」

  「我知道是谁害死了我爸。」贺婉欣说道,「但当时如果我不接受自然死亡的结论,执意要求法医验尸的话,恐怕我和我妈就有危险了。」

  「不办葬礼是为了麻痹对方。」

  「没错,我对内谎称我爸抢救成功,但是落下了残疾,需要进行康复训练。」贺婉欣说道,「他们以为阴谋没有得逞,于是慌张之下露出了破绽,这才让我慢慢抓住线索,将公司里的内鬼全部清了出去。」

  「害死你爸的人身份弄清楚了吗?」

  「我没有证据,但我爸早告诉过我是谁干的。」贺婉欣说道,「你知道继先实业吗?」

  「知道,以前是硕渠最大的民营企业,近几年被你们广益压下去了。」
  「继先实业一直在我爸手下吃败仗,所以他们就对我爸怀恨在心。」贺婉欣说道,「继先实业有个副董事长叫杨克山,他手下有一名职业杀手叫沈进,我爸说过如果他在公司突然死了,一定是这个沈进干的。」

  「你需要我杀了这个沈进替你报仇吗?」

  「别,他手里有枪。」贺婉欣说道,「而且这个沈进只不过是个小卒子,他背后还有一大堆将帅,只有打掉那些人才有用。」

  「知道对手是谁就好办。」张文海拍了拍贺婉欣的肩膀,「放心吧,咱们一定能赢的。」

  「继先实业结构很复杂,它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中国的老板叫徐继先,也就是董事长,还有一个神秘的美国老板,没人知道他是谁。」贺婉欣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找找美国的关系,查一下这个人?」

  「包在我身上。」张文海感觉队长那边已经快查到了。

  「谢谢你,文海。」贺婉欣说道,「给我点时间,等我想通了,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

  「我帮你是因为我喜欢你,而不是想要你的任何酬谢。」张文海隐约觉得贺婉欣的语气和某个人很像,但他想不起来了,「不过我还真有个忙想让你帮,学校有个叫楚冰的学生,她可能遇上了经济方面的问题。」

  「楚冰是谁?你怎么认识的?」

  「援交网站。」

  「张!文!海!」贺婉欣将手里的包重重地抡在张文海身上,这一次他没有躲避。

  贺婉欣最终还是帮张文海挑了一套很高档的纯黑色西装,十多万元的总价着实将他吓了一跳。

  张文海提着包还不断抱怨着:「真不懂,几件衣服凭什么卖这么贵。」
  「这叫档次。」贺婉欣说道,「你不能整天都穿着耐克阿迪之类的吧。」
  「可我不喜欢西装,很影响身体的动作。」张文海说道,「我还是喜欢作战服,又舒适又实用,运动装也行,就是外观不够威武。」

  贺婉欣说道:「你已经不在海豹突击队了,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不好吗?」
  「也对。」张文海看了看手里的袋子,「我应该很快就习惯了。」

  「哎,你穿军装的时候,很帅吧。」

  「我不知道。」张文海实话实说,「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一般全副武装,看不见脸。」

  「看不见脸啊。」贺婉欣调侃道,「那肯定更帅了。」

  「其实我是整个小组里面最矮的,如果只看外观的话我简直弱爆了。」张文海说道,「有时候会有电视台找我们录像,他们都不让我出镜,说是会破坏全队的气质。」

  「那他们录像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我不能说,说了你又得生气。」

  「哼,我早就料到了,臭流氓。」贺婉欣说道,「你在美国也有一大堆女人吗?」

  「一百零四个。」

  「多少?」贺婉欣瞪大了眼睛,但并没有生气,或许是因为离得实在太远了。
  「一百零四个。」张文海说道,「不过只是简单的肉体关系,双方都没有投入感情。」

  「美国果然开放。」贺婉欣不知为什么,突然对张文海的风流韵事产生了兴趣,「这么多人里,有没有特别离奇的情况?」

  「比如?」

  「比如同时和姐妹两个人上床。」

  「那太多了。」张文海说道,「母女一起上床的都有,算不上离奇。」
  「天哪,你真变态!」贺婉欣惊叹道,「母女一起,要怎么称呼你?」
  「叫我名字啊,比如Richard或者张,要不然嘞。」

  「我还以为又叫爸爸又叫老公呢。」

  「你才变态。」张文海说道,「脑子里整天都想点什么东西。」

  白色别墅里,徐城腰部用力挺动着,一名空姐趴在地上,腿上丝袜被撕破,撅起屁股迎合着身后男人的动作,嘴里发出短促的呻吟声。

  「这次碰见警察,你们的表现不错,从明天开始可以放假一个月。」

  空姐的双手死死扣进地毯里,勉强从唇间挤出几个字:「谢谢徐少。」
  徐城快速抽插了几下,将生命精华喷洒在空姐的狭小甬道内,对方也同时达到了顶点,身子软绵绵地倒下,将地毯弄湿了一大块。

  徐城边穿裤子边说道:「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浪了。」

  「徐少太厉害,都把人家干成小淫娃了。」空姐媚眼如丝,看得徐城心情一阵大好。

  「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给你多放一周假。」徐城说道,「另外再打给你三十万,出去好好玩一趟。」

  「徐少。」疯子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地上趴着的空姐,便开口问道:「我来早了?」

  「来得正好,这骚货还在兴头上,你可以来一发。」

  「我没时间。」疯子说道,「警察把我家翻了一遍,我怀疑他们可能找到了什么东西。」

  「你不是都带走了吗?」

  「应该都带走了,但我不确定有没有遗漏的。」疯子说道,「另外这次领头的警察就是上次假扮空姐的那个。」

  「操,这臭婊子没完了。」徐城说道,「不过就算查到你是谁也没事,我给你找的新住所应该很安全。」

  「徐少,我觉得很奇怪,警察怎么会找到我家?这次行动陈队完全不知情,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我可能就被堵在家里了。」

  「陈队不知情,说明调查你的不是警察。」徐城也想不通,「可别人就算想调查,也没这个能力呀。」

  「你说会不会是贺婉欣?」

  「不可能,她要有本事查到你,早就行动了。」徐城说道,「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神秘的保安。」疯子一拍手,「对了,肯定是他。」

  「神不知鬼不觉就查到了你家的位置,倒真是特种部队的作风。」徐城说道,「他妈的本来一片大好的局面,怎么就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还他妈不知道从哪儿来的!」

  「这个人很厉害,我派去盯他的人没一个能盯上,我怀疑他刚见到贺婉欣那天,已经发现我在跟踪了。」

  「但他并没有甩掉你。」

  「是,怪就怪在这个地方。」疯子说道,「我有个想法,但感觉不太靠谱。」
  「说说看。」

  「他会不会是贺平说过的那个秘密武器?」疯子说道,「可贺平死了这么久他才来,未免有点太晚了吧。」

  「不,你说的很有道理。」徐城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突然出现在硕渠,而且第一时间就见了贺婉欣。」

  「还有一点说不通。」沈进说道,「贺平被杀前的举动,说明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既然他手上有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被沈进轻易得手?」

  「除非那个时候他来不了硕渠。」徐城说道,「比如说……」

  「受伤!」二人异口同声。

  如果他们知道张文海是为了追求贺婉欣无意之中来的硕渠,会不会一口老血喷在地上?

  「需要养上五年的伤一定非常重。」疯子说道,「他基本上能够完全恢复,说明医院的水平很高。」

  「把咱们的人往北京上海派。」徐城当机立断,「就查国内最好的几家医院。」
  「还有一种可能,贺婉欣在美国上的大学,贺平可能在那边有熟人,说不定那个男人是在美国接受的治疗。」

  「美国咱们没办法,只能请求大老板帮忙。」徐城说道,「我立刻去找我爸,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张文海可不知道徐城他们歪打正着,竟然真的查向了美国,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会不担心,因为张文海的材料只有白宫才有,任何人试图调查他,无功而返恐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另一方面,字母小组的效率再一次得到了体现,才过去不到二十个小时,队长就给张文海发来一封邮件,内容足足有十五页之多,而且图文并茂,一看就知道是队长亲手写的。

  「这家伙就是对朋友太好了。」张文海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他退役的时候会有多少人送他。」

  资料当中有很多细节,足以证明继先实业的外方老板就是孤芳会的残余势力。徐继先在美国考察生意时认识了孤芳会,双方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于是徐继先利用自己在中国的身份帮孤芳会余党洗白,而孤芳会则暗中给徐继先提供大量资金支持。一人搭台一人唱戏,一家所谓的中外合资企业就这样在硕渠落户,慢慢做大的同时也将触手暗中伸向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贺平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局面,他的商业天赋实在太高,不仅从继先实业建立的牢固大网中撕开了一个口子,还越做越大,隐隐有超越之势。但继先实业并非单纯的企业,于是贺平死了,然而贺婉欣再次狠狠地抽了他们一个大耳光,广益不仅没有倒,反而比贺平时期还要强盛,所以贺婉欣自然也就成了孤芳会新的眼中钉。

  「终于,一切都连接起来了。」张文海删掉了邮件,心满意足地微笑着,「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小警花,就等你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AV之家,AV视频,AV电影,AV在线,欧美AV,日本AV在线视频网站 黄色网站 成人色情 色情成人黄色网站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